光伏變局:國企的進擊

南方能源觀察 太陽能 2020-01-03 11:32:32
     

2019年,光伏的平價時代已經到來。經過一年的行業整合,中國光伏市場不但進入一個微利時代,行業的“主角”也在發生變化——一面是新增裝機下滑勢頭迅猛,另一面是制造端獨領風騷;一面是民營光伏企業大幅拋售電站資產,另一面是國有傳統發電企業強勢入場。


長期的補貼拖欠,使得經營光伏電站的企業現金流受到嚴重影響。于是,光伏企業紛紛擺脫重資產電站“包袱”,調頭轉向制造端。


近兩年來,隨著火電生存空間進一步被擠壓,關停、轉售、破產不時發生,傳統發電集團轉型迫切。提高清潔能源資產占比,扭虧為盈是他們為適應新形勢、新變化的出路之一。就在這一過程中,光伏電站的吸引了以國有企業為主的新入局者。


“531”新政之后光伏的這一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記者挑選出五大關鍵詞,希望能借此看清行業一年的得失。


制造端、海外市場“兩開花”


2019年,海外市場是中國光伏制造保持增長的主要驅動力。海關數據顯示,2019年1—10月光伏(硅片、電池片、組件)出口總額為177.4億美元,同比增長3.2%,已經超過2018年全年出口額,其中組件占光伏產品的出口比例超9成。光伏協會預計,2019年的光伏出口量將達65GW,甚至超過“雙反”之前的水平。


在制造端,產能同樣可觀。中國光伏協會秘書長王勃華指出,今年前10個月,中國多晶硅、硅片、電池片產量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產量,組件產量也和去年全年產量相當?!?


光伏行業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10月,多晶硅產量達到27.6萬噸,同比增長34.6%。同時,多晶硅產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前10家萬噸級企業的多晶硅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97.2%。在硅片端,1—10月硅片產量達113.7吉瓦,同比增長46.1%。在電池片端,其總產量達到93.3GW,同比增長54.2%。在組件端,前10個月產量達到83.9吉瓦,同比增長31.7%。


在此背景下,組件端骨干企業的品牌、技術、營銷等優勢明顯,而中小企業有淪為其代工廠,或停產重組的趨勢。硅片、電池片領域也繼續鞏固、龍頭企業依舊保有其市場份額。截至11月底,已有多家多晶硅企業停產,但多晶硅龍頭企業則大規模擴產,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棄光好轉


全國光伏消納利用情況持續好轉。前三季度光伏新增并網1599萬千瓦,分布式光伏新增容量超過一半。全國新能源消納監測預警中心的數據顯示,1—9月,全國棄光電量32.5億千瓦時,同比減少7.5億千瓦時,光伏發電利用率98.1%,同比提升1.0個百分點。新能源整體發電利用率繼續保持國際先進水平。


分區域來看,西北地區棄風棄光進一步好轉。新疆前三季度棄光率8.9%,同比下降6.9個百分點。棄光主要發生在南部的喀什、克州、阿克蘇等地區。準皖直流輸電工程投運、疆內電網補強工程投產將有利于促進上述地區新能源消納。同時,新疆正在開展的發電側儲能電站建設試點等工作也將為就地消納創造條件。


甘肅前三季度棄光率4.8%,同比下降 5.1個百分點。隨著12月19日河西走廊750千伏第三回線建設投運,省內和跨省配置新能源能力也將進一步提高。


青海前三季度新增風光裝機325萬千瓦,居全國首位,由于本地負荷增長放緩和局部送出受限,限電有所增加,1—9月棄光率5.8%,同比增長1.8個百分點。


補貼困局


補貼不到位、開發企業融資困難、資金鏈難堪重負,導致光伏產業面臨的連鎖問題愈加嚴重。


全國人大代表陳康平曾指出,截至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產業的補貼缺口已超1400億元。據彭博新能源財經估算,如不采取其他措施,補貼赤字將在未來25年給項目持有企業持續帶來壓力。


國內對可再生能源補貼的資金來自對全國范圍內銷售電量所征收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為緩解補貼資金困難,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自2006年征收以來,歷經5次上調,從0.1分每千瓦時提高到1.9分每千瓦時,增長19倍。補貼資金缺口也水漲船高。2014年底,缺口140億元;2015年底,缺口400億元;2016年底,累計資金缺口突破600億元;到2017年底,補貼缺口已達1000億元,且如滾雪球般有越滾越大的趨勢。


2018年,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能源安全與國家發展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能源經濟系的聯合課題調研指出,如果不大幅度調整現有補貼政策,以每千瓦風電和光伏發電年平均發電2000小時和1500小時、平均每千瓦時補貼0.2元和0.5元的保守數字計,屆時年補貼資金將接近1600億元,與當前中國近1500億的財政扶貧資金旗鼓相當。再考慮到20年的補貼年限,中國在風電和光伏發電上的總補貼支出最保守估計將超過1萬億元。


可再生能源補貼不到位導致的一系列連鎖反應,正在改變著這個行業的游戲規則。


電站資產一度被看成企業穩定發展的“現金奶?!?,但2019年以來,新能源行業出售電站成為潮流,尤其是民營企業手中運行的大量電站資產,在補貼不能兌現的背景下,成了“燙手的山芋”。


近日,國家發改委再次發文回應政協有關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逐步退坡機制建議的提案,在文中多次提到光伏政策相關內容,提出推動配額制盡快落地,正研究取消補貼后的支持政策等,希望通過市場機制緩解補貼難題。


平價拐點


531政策之后,今年也是首次全面實施光伏補貼競價政策以及推進光伏發電平價上網項目建設。


2019年4月,國家發改委出臺文件,明確了2019年光伏項目上網電價,政策核心是競價。


為緩解補貼規模不斷擴大之勢,今年已有一批平價上網的光伏試點項目。2019年5月,共有16個?。ㄗ灾螀^、直轄市)能源主管部門向國家能源局報送了2019年第一批光伏發電平價上網項目名單,總裝機規模14.78GW。后截全國又陸續備案的平價光伏項目達到約3.5 GW,遼寧、山東、河南等成光伏平價項目青睞的省份,已有一批項目正式開工。


與此同時,另有一批申報光伏項目申報了競價補貼。


2019年5月,共有24個省份的光伏電站參與了此次競價,競價總規模約為26GW。其中貴州、山西、浙江,規模分別為3.88GW、3.1GW、2.33GW位居前三。競價規模超過或者接近1GW的省份共有11個,包括河北、江蘇、江西、廣東、陜西、寧夏等。


此次“競價”用有限的補貼總額,最大限度帶動了新增裝機,通過“競價”節約了一半的補貼。除戶用光伏單獨的7.5億補貼,參與競價的22.5億補貼將用于約26GW光伏競價項目中;而如果不競價,按照標桿電價執行,則入圍項目需要的總補貼額約46億元。


但由于2019年的競價指標發放很晚,直到7月才完整公布了項目名單,對于國有企業來說,剩下不足5個月很難實現并網。據可再生能源專委會政策研究主任彭澎介紹,造成競價指標拖延很重的一部分原因是新的標桿電價遲遲不出,本該2018年底出臺的2019年光伏指導電價拖到了2019年4月30號才出,組織競價要在新的指導電價基礎上來進行,只能后延。


不久前,國家能源局發布了《2020年光伏政策征求意見稿》,提出2020年競價項目配置工作總體思路、項目管理、競爭配置方法仍按2019年工作方案執行;平價項目可由各省級能源主管部門在落實接網、消納等條件基礎上自行實施。但暫未明確2020年度補貼總額、戶用補貼額度分配以及競價指導價和戶用補貼強度。


電站易主,國資“接盤”


平價過程中,光伏產業利潤率面臨不可避免的持續下降,為保證持續的研發和技術創新,業內并購重組漸成常態?!?019中國光伏電站資產交易白皮書》的數據顯示,2018年“531新政”之后,中國光伏電站資產交易規模達1295MW,交易金額則達到89.27億元,是2017年9.02億元交易金額的近十倍。


由于電價政策的調整,自2018年中起,上市光伏企業就面臨著股價下挫、光伏產品價格大幅下跌的情勢,同時受可再生資源資金補貼拖欠等多因素影響,金融機構對光伏領域的貸款支持更加謹慎。即使是前期融資難度相對較低的龍頭企業,也紛紛反映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甚至遇到“抽貸”和“斷貸”。


加之目前業內大量光伏電站都是通過融資租賃的模式開展,考慮到補貼拖欠的原因,租賃方一般給項目3年的寬限期,寬限期內,可以只還利息,不償還本金。然而,2016年3月之后的光伏電站均未進入前七批目錄清單,因此,2019年開始,這些電站面臨還本付息的壓力。


沒有現金,只能賣電站了。


光伏“巨頭”們成為出售方的代表,國有發電企業則成為了主要買家。


2018年以來,國有發電企業對光伏電站的收購規模超過了專業的電站運營商,收購占比超過40%。以協鑫新能源為例,2016年—2018年9月,該公司累計收購872MW的光伏電站,僅次于北控清潔能源。雖然其資產規模在近年來逐漸擴大,但資產負債率也一直處在超過84%的高位。到2018年末,其歸母凈利潤同比減少39%,全年融資開支大幅增加59%。


2019年,協鑫新能源共出售了26座光伏項目公司的55%~100%股權,總規模1337MW,交易金額達到27.26億元。在2019年對外轉讓的電站中,投資基金接盤了其中的絕大部分。


另一主力賣家——順風清潔能源,在2019年4月發布公告稱,公司正與若干潛在投資者,就可能出售中國境內合計約300兆瓦光伏電站的交易進行初步磋商,擬向一個或多個投資者出售這些太陽能電站的部分、全部或任何磋商協定的比例。


同年11月15日,該公司向中國核電出售490MW光伏電站,包含甘肅200MW、新疆130MW、寧夏110MW、河北50MW,總交易額為6.41億元。根據公告,順風清潔能源擬將出售的資產所得款用于償還集團若干應付款項,包括現有貸款及利息、與發電業務有關的成本及建筑費用,以及補充余下的營運資金。


光伏巨頭晶科電力的投資版圖也發生了變化。據新京報報道,截至2019年10月,晶科電力退出寧夏晶科光伏發電有限公司、肥城市天辰光伏發電有限公司兩家公司,央企中核入股。


該公司表示,退出上述兩家公司系晶科電力基于未來的發展需要和戰略布局考量,對資產布局進行適當的調整和優化。


此外,2019年10月以來,該公司又密集退出包括新沂宋山光伏發電有限公司、磴口縣國電光伏發電有限公司、阿拉善左旗國電鑫陽光伏發電有限公司、土默特右旗國電電力光伏發電有限公司以及撫州市東鄉區晶科電力有限公司在內的多家參股公司,改由一家晶科與國企合資的企業浙江浙晶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浙晶能源”)接手。


在入股后,浙晶能源即將這些公司股權出質給包括中信金融租賃有限公司、河北省金融租賃有限公司與華潤租賃有限公司等具備相當實力的金融租賃公司。


不難看出,531之后的電站交易中,收購方均是國資背景企業。除國電投、三峽、中廣核、中節能等傳統光伏投資央企之外,華能新能源、中核集團、浙能等成為最近一年表現最活躍的收購方。


這些企業憑借著比專業電站運營商更強的融資能力進軍光伏電站,以此彌補火電量價下降的空間,逐步實現從傳統能源向新能源的轉型。


以浙能集團為例,光伏新能源成為其近年來布局的重點。


浙晶能源公司工商信息顯示,其股東為浙江新能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和浙江浙晶光伏股權投資合伙企業。而浙江新能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的獨資股東為浙江省新能源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省新能源投資集團注冊資本18.72億元,旗下企業版圖遍布西北、華東11個省、自治區。除接盤上述晶科電力的光伏發電公司,2018年9月,浙能集團還接盤了愛康科技位于新疆的503MW光伏電站,交易額為24億元。


除了收購以外,國企也正在成為新增電站的“主力軍”。


在2019年平價上網和競價項目中,活躍在電站項目的民企僅剩晶科電力、正泰新能源、陽光電源、特變電工、通威、信義等幾家公司。在2019年的最后一批應用領跑者中,僅有正泰、晶科兩家民營企業,中標規模占比13%。


可以預見,一批國有企業憑借其雄厚的資金實力、低廉的融資成本,或將逐漸成為光伏電站的主力。


(編輯:張素英  審校:張艷)
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或致電0351-4728541。

特別推薦

1 供需兩弱 沿海煤炭運價持續下跌 2020-02-14

本周,沿海煤炭運價整體繼續處于下跌通道。截至2月13日沿海煤炭運價指數為511,較前一日下跌7點,跌幅為1.35%;較上月末下跌25點,跌幅為4.66%;較去年同期下跌60點,跌幅10.51%。 受疫情管制影響,部分煤炭產地暫未恢復生產,下游各大電廠日耗低位徘徊,煤炭供需均過于低迷。 本周沿海六大電廠日耗煤量約37萬噸

2 截至2月13日鄂爾多斯75座煤礦復產 產能3.8億噸 2020-02-14

據鄂爾多斯市能源局介紹,截至2月13日,當地恢復生產的75座煤礦總產能達3.8億噸,2月13日當天全市銷售煤炭123萬噸,其中鐵路銷售85萬噸,公路銷售38萬噸,目前庫存煤炭約423萬噸,有效保障了京津冀地區和周邊省市的煤炭需求量。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一方面多措并舉抓疫情防控,一方面全力以赴保能源供應。在國家能源集團黃玉川煤礦,職工每日測量體溫,并建立

3 截止2月14日榆林在產煤礦17座 停產238座 2020-02-14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截止2月14日,榆林在產煤礦17座,停產238座。其中榆陽區在產煤礦5座,產能4920萬噸/年;橫山在產煤礦0座;府谷在產煤礦5座,產能1810萬噸/年;神木在產煤礦7家,產能7000萬噸/年。 在產煤礦詳單: 榆陽區:金雞灘煤礦、小紀汗煤礦、曹家灘煤礦、方家畔煤礦、杭來灣煤礦(只供應自備電廠)

4 煤船檢疫工作短期內將影響印尼動力煤裝船 2020-02-14

2月14日,相關消息稱,因應對冠狀病毒而加強對煤船的檢疫工作,短期內印尼加里曼丹煤船的裝船工作預計將受到輕微延誤。 一華南貿易商表示,印尼南加里曼丹一座煤礦的工人對從中國進港的船只較為謹慎,擔心可能會攜帶冠狀病毒,但并未給出裝船時間安排。 “由于印尼衛生部檢疫小組對船只進行檢查,因此裝船工作會稍有延誤1-2天?!币挥∧豳Q易商表示。

5 每日煤市要聞回顧(2020/2/14) 2020-02-14

澳大利亞庫拉富煤礦即將完全恢復運營 近日,昆士蘭州礦產監察局已通過了科羅納多煤炭公司(Coronado Global Resources)的申請,繼續在該公司經營的庫拉富煤礦(Curragh)進行輪胎和輪輞的安裝。 今年1月份,位于昆士蘭州中部的庫拉富煤礦發生事故。一名年僅3... 澳洲焦煤再生變數!煤礦及焦企庫存均創19年以來低位!內蒙煤礦

6 澳黑德蘭港1月鐵礦石出口量同比降3.1% 2020-02-14

澳大利亞皮爾巴拉港務局(Pilbara Ports Authority)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1月份,位于西澳大利亞最大的鐵礦石出口港黑德蘭港(Port Hedland)鐵礦石出口量同比減少3.1%。 1月份,該港鐵礦石出口量為4049.1萬噸,而2019年1月份的出口量為4176.6萬噸。 澳大利亞礦商必和必拓(BHP)、FMG公司以及羅伊山

7 國內煤市要聞回顧(2.10-2.14) 2020-02-14

截至2月10日山西焦煤集團36座礦井復工復產 據山西日報報道,疫情發生以來,山西焦煤集團做好能源供應保障工作對服務保障全國、全省疫情防控大局的重大意義和緊迫性,緊急部署符合條件礦井復工復產。 據悉,僅2月10日當天,山西焦煤集團就有11座礦井復工復產。 截至2月10日,該集團共有36座礦井復工復產,原煤產量19萬噸/日,

8 國際煤市要聞回顧(2.10-2.14) 2020-02-14

2019年印尼煤炭出口量創多年新高 印尼中央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印尼共出口煤炭4.56億噸,同比增長6.43%,創至少2015年以來新高;出口額為214.5億美元,同比下降10.44%。 2019年12月份,印尼煤炭出口量為3687.4萬噸,較上年同期的3666.27萬噸微增0.58%,較11月份的3836.89萬噸下降3.9%。

9 統計局:2月上旬全國二級冶金焦價格上漲4.5元/噸 2020-02-14

國家統計局2月14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月上旬,全國焦炭(二級冶金焦,12.01%≤灰分≤13.50%)價格報1797.8元/噸,較上期上漲4.5元/噸,漲幅0.3%。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春節后礦工無法按時到崗,晉陜蒙等主要煤炭產區復產復工遲滯,特別是民營煤礦大部分仍處于放假狀態,而煤礦復產是一個時間偏長的過程,因此短期內供應仍然偏緊,從而進一步拖累焦炭環節的生產,

10 統計局:2月上旬全國動力煤價格穩中有漲 2020-02-14

國家統計局于2月1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月上旬全國煤炭價格穩中有漲。各煤種具體價格變化情況如下: 無煙煤(洗中塊,揮發份≤8%)價格1050元/噸,與上期持平。 普通混煤(山西粉煤與塊煤的混合煤,熱值4500大卡)價格448.3元/噸,較上期上漲3.3元/噸,漲幅0.7%。 山西大混(質量較好的混煤,熱值5000大卡)價

綜合排行

1 截止2月14日榆林在產煤礦17座 停產238座 2020-02-14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截止2月14日,榆林在產煤礦17座,停產238座。其中榆陽區在產煤礦5座,產能4920萬噸/年;橫山在產煤礦0座;府谷在產煤礦5座,產能1810萬噸/年;神木在產煤礦7家,產能7000萬噸/年。 在產煤礦詳單: 榆陽區:金雞灘煤礦、小紀汗煤礦、曹家灘煤礦、方家畔煤礦、杭來灣煤礦(只供應自備電廠)

2 供需兩弱 沿海煤炭運價持續下跌 2020-02-14

本周,沿海煤炭運價整體繼續處于下跌通道。截至2月13日沿海煤炭運價指數為511,較前一日下跌7點,跌幅為1.35%;較上月末下跌25點,跌幅為4.66%;較去年同期下跌60點,跌幅10.51%。 受疫情管制影響,部分煤炭產地暫未恢復生產,下游各大電廠日耗低位徘徊,煤炭供需均過于低迷。 本周沿海六大電廠日耗煤量約37萬噸

3 煤船檢疫工作短期內將影響印尼動力煤裝船 2020-02-14

2月14日,相關消息稱,因應對冠狀病毒而加強對煤船的檢疫工作,短期內印尼加里曼丹煤船的裝船工作預計將受到輕微延誤。 一華南貿易商表示,印尼南加里曼丹一座煤礦的工人對從中國進港的船只較為謹慎,擔心可能會攜帶冠狀病毒,但并未給出裝船時間安排。 “由于印尼衛生部檢疫小組對船只進行檢查,因此裝船工作會稍有延誤1-2天?!币挥∧豳Q易商表示。

4 進口煉焦煤市場一周評述(2020.2.11-2020.2.14) 2020-02-14

截止2月14日汾渭京唐港一線主焦1465元/噸,較春節前上調85元/噸,二線1310元/噸,較春節前上調100元/噸。遠期到岸價一線焦煤中國到岸價163美金,周環比下調3.5美金。蒙古焦煤本周唐山地區自提價1350元/噸,較春節前上調50元/噸。 進口澳煤方面,因國內及蒙煤供應持續出現缺口,且港口澳煤庫存快速消耗,遠期澳煤交投情緒好轉,一線焦煤較春節前上調2-3美金。港口

5 國內煉焦煤市場一周評述(2.10-2.14) 2020-02-14

現狀總結: 價格方面,主產地煤價強勢運行,主焦、肥煤及氣煤等多煤種均呈現20-80元/噸不等的漲幅。由于產地煤礦復產進度緩慢,整體煉焦煤供應偏緊,下游焦企原料煤需求缺口大,推動煤價上漲。尤其是優質低硫主焦煤,目前山西臨汾安澤地區低硫主焦報價已漲至1580-1600元/噸,較年前上漲70-80元/噸。 生產方面,國有煤礦基本已經復產,民營企業也逐步落實復產,煤礦

6 本周煤化工產業鏈下產品生產及銷售皆遭遇重創(2.10-2.14) 2020-02-14

本周(2.10-2.14,下同),受疫情影響,各地運輸壓力較大,企業多延續復工,煤化工產業鏈下產品生產及銷售皆遭遇重創。 本周不論是苯類產品還是煤焦油系類產品普遍呈現下滑趨勢,其中蒽油位居跌幅榜榜首,較上周末下跌10.34%。目前疫情仍在發酵,后續影響還未可知,短期物流及需求難以恢復。預計下期多數產品仍舊維持弱勢,不乏偏空預期繼續。

7 本周國內粗苯市場穩中上漲為主(2.10-2.14) 2020-02-14

本周(2.10-2.14,下同)國內粗苯市場穩中上漲為主。 山東地區穩定在3600元/噸,河北唐山地區加氫苯開工尚可,本周粗苯商談上漲至3800-3850元/噸附近。 本周焦企平均開工較前期下滑八個百分點至62%,因原料庫存不足,多主動限產,同時焦企庫存壓力逐漸減小,粗苯低價出貨意愿降低,前期低價有所上漲。 但當前市場仍

8 本周國內甲醇市場延續跌勢(2.10-2.14) 2020-02-14

本周(2.10-2.14,下同),國內甲醇市場延續跌勢。 各地企業陸續復工,但疫情防控仍在繼續,市場貨源流通環節依然受限。 供應方面,生產企業庫存依然維持較高位,雖前期停車或降負裝置尚未恢復,且周內又有部分裝置停車,但整體供應依然較為寬松。 需求方面,部分烯烴裝置需求維持,但傳統下游多數尚未恢

9 本周國內硫酸銨市場價格穩中小降(2.10-2.14) 2020-02-14

本周(2.10-2.14,下同)國內硫酸銨市場價格穩中小降,個別低價小漲。市場交投氛圍偏淡,低價成交為主。 當前焦企受原料部分煤種庫存不足影響,整體開工降低,現平均開工約62%。復合肥廠家開工緩慢提升中,本周開工約35%。 當前復合肥廠家累庫為主,主要為后期需求打開做準備,新單商談有限。 受公共衛生事件影響,短時復合肥開

10 本周國內煤焦油市場運行弱勢(2.10-2.14) 2020-02-14

本周(2.10-2.14),國內煤焦油市場運行弱勢,下游開工率不高,前期停產企業繼續延遲復工,加之運輸不暢,流拍現象以及部分廠家拍賣無人參加,市場低位運行。 作為主要產區的山西地區,價格僅有1800元/噸左右,重回千元時代,上次2000元以下出現的時間是在2017年之前,由于焦化產能過剩導致價格低位。 供應方面,焦企開工率在65%左右,較春節前下

掃一掃下載中國煤炭資源網APP

X
新生彩票首页